色情免費影片

關於部落格
色情免費影片
  • 73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國家科技大獎呼喚更多青年才俊


  本報記者 邱晨輝 諸葛亞寒《中國青年報》(2015年01月10日04版)
  今天,北京,人民大會堂,一年一度的國家科學技術獎勵大會隆重舉行。會上發佈的國家科學技術獎勵公報里,獲獎人的排名順序依據是名字背後的科技貢獻,而不是年齡大小,或是級別的高低。
  在現場,獲獎人的座次安排也不分級別和資歷。正如一位獲獎人所說,“這裡坐著的,除了白髮蒼蒼的老人,還有資歷尚淺的青年科學家”。
  不過,在這裡出現的45歲以下年輕人還是少數。根據國家科技獎勵辦公室的數據,2014年度國家科技獎獲得者第一完成人平均年齡為53.7歲,45歲以下的青年學者占7.43%,40歲以下的只占2.06%。
  根據中國政府網的報道,在一個月前的一次國務院常務會議上,李克強總理聽取了2014年度國家科學技術獎評審情況彙報。當時有發言者提出,一些科學獎項的評價標準不僅包括學術成果,還包括“德”,甚至還要考慮“歷史貢獻”,因此太年輕的得獎者總覺得“鎮不住”。這時李克強立刻說,“那就需要創新文化!”他說,科技人員不是歷史人物、政治人物,科技創造發明是主要的評價標準,“什麼時候我們能改一下排位傳統,讓學術水平出眾、科技成果豐碩的年輕人也能往中間坐一坐?”
   “看到一大半人的頭髮都是花白的,我有點格格不入”
  從國家科技獎勵工作辦公室每年公佈的數據來看,國家獎其實從未把年輕人關在門外。
  以今年所有獎項的第一完成人統計為例,不管是國家自然科學獎的獲得者、哈爾濱工業大學38歲的高會軍教授,國家技術發明獎的獲得者趙東,還是國家科技進步獎的獲得者王進,都是同一獎項獲得者中年齡最小的,是70後。王進更是踩著70後的尾巴,年僅35歲。
  將這一比照的名單,擴大至獲獎項目的主要完成人,35歲的紀錄還會被打破。根據統計,在國家自然科學獎、國家技術發明獎、國家科技進步獎的獲得者中,年齡最小的分別是1985年出生的方堅鴻,1985年出生的陳冬,以及1988年出生的於鑣。
  不少獲獎者認為,這在很大程度上得益於國家科技獎近年來對青年學者的傾斜。自2013年起,國家科學技術獎首次專門為40歲以下青年學者主持完成的基礎研究項目開闢了專家推薦渠道,可由3名以上國內知名同行專家(至少有1名院士)聯合推薦國家自然科學獎,不受推薦指標限制,當年年僅39歲的北京大學施章傑教授及其團隊便通過了評審。
  今年,這一渠道的通過者就是高會軍。
  高會軍感慨,如果沒有這個單獨的渠道,別說獲獎,能拿到申報資格就已十分不易,他告訴記者:“作為年輕人,和其他前輩去競爭省里、部里和科協的推薦名額,很難。”
  事實上,早在10年前,2004年度國家科技獎中就有32歲的第一完成人,以及年僅22歲的最年輕獲獎者。然而,直到今年,國家科技獎的主力軍還不是青年。
  作為獲獎者,王進參加了1月8日獎勵大會的預備會議。剛一進門,王進就發現,一大半人的頭髮都是花白的,他感到“壓力很大”,便躲在會議室的後方,當聽到獎勵辦的領導念到自己名字,並提到自己是最年輕的第一完成人時,他說:“既自豪,又覺得不好意思,有點格格不入,大家都是四五十歲,有的六七十歲,我才30多。”
  來自國家科技獎勵工作辦公室的數據佐證了王進的這一觀察。在針對2014年度國家科技獎獲得者第一完成人的統計中,30歲以下所占比例為0,31~35歲占0.41%,36~40歲占1.65%,41~45歲占5.37%,46~50歲占30.58%,51~55歲占28.93%,56~60歲占21.07%,61歲及其以上占到11.98%。
  這一現象並非今年特有,來自《1985~2011年度國家科學技術獎勵數據統計及分析白皮書》的數據顯示,在過去近20年,有關國家科技進步特等獎和一等獎的174個項目第一完成人的統計中,平均獲獎年齡是58.68歲,年齡最大者87歲,最小33歲。
  26歲處於高峰時沒人承認,50多歲以後榮譽越來越多
  這也就不難理解,為何每年到國家科技獎頒獎時,普通民眾總有一種“一群老爺爺來領獎”的印象。
  中國科技館原館長、中國科學院自然科學史研究所原副所長王渝生就曾呼籲,“希望更多年輕人獲獎”。他說,最高科技獎得主年齡偏大,平均70多歲,最高90多歲,為什麼不能年輕一點?在我國的登月工程、深潛、基因工程、製造業等領域,也有很多突出的、年輕的科學家。
  有人還以諾貝爾獎獲獎者獲獎時的平均年齡來對比——化學獎獲獎者的平均年齡55.4歲,物理學獎的平均獲獎年齡為52.7歲,生理和醫學獎的平均獲獎年齡56.5歲,以此顯示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獲獎者的“老邁”。
  2001年,國家最高科技獎得主王選教授也曾經多次表示,當他26歲處於第一個高峰的時候,沒有人承認,等到50多歲以後,反而獲得越來越多的榮譽。
  有研究科學史的專家認為,相比科研成果而言,科技獎勵本身具有一定的滯後性。比如,我國的國家科技獎勵制度就規定,所有項目必須應用3年以上方可推薦,列入國家計劃的項目從2012年起還要求整體驗收兩年方可推薦,以此來增強項目的時間沉澱和實踐檢驗。
  當然,這一點諾貝爾獎也不例外,電影《美麗心靈》原形約翰·納什早在1950年的博士論文中就提出了“納什均衡”的博弈理論,但他因此獲得諾貝爾獎經濟學獎,則是44年後的事。
  但對中國來說,還不完全一樣。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公共管理學院黨委書記李成智教授就曾表示:“諾貝爾獎的評判標準是基於一個具體的成就,而中國最高科技獎則更側重於科學家的自身經歷,主要看科學家是否主持過大型工程,還看科學家的研究及成果是否帶動了一個產業的發展。因此在中國,科學家年齡越大,經歷就越豐富。當然,因為要經過層層選拔,所以可能還涉及論資排輩的問題。”
  為什麼45歲以下青年學者所占獲獎者比例不大
  不僅僅是國家最高科技獎在呼喚青年科學家,包括自然科學獎在內的其他三大獎也期待更多的青年科學家。
  對青年科學家來說,40歲、45歲,則對應著一個獲得某項稱號或申請某個科研項目的門檻。
  比如,長江學者申報中,自然科學類和工程技術類人選年齡不超過45周歲,中國傑出青年基金資助對象是指年齡在45周歲以下的研究人員;“青年千人計劃”的申報對象年齡不超過40周歲;“萬人計劃”首批青年拔尖人才均不超35歲,等等。
  對不少年輕學者而言,只有在某個年齡節點之前跨過門檻,才能申請到更有含金量和學術價值的項目,也就得到了作出重大成果的機會,不然,衝擊國家科技大獎只能是“痴人說夢”。
  然而,45歲以下青年學者能挑起大梁的畢竟是少數。高會軍便是這少數中的佼佼者,但即便他這樣29歲就評上正教授的未來之星,也很難申請到國家級項目,而更多地是在某一位院士或“學術大牛”的牽引下,來承擔其中某個分支,他說這是因為“還年輕,積累不夠”。
  “希望更多的青年人才有機會參與到國家和部委的各種咨詢決策中。這些優秀的青年人才處於科研一線,才能夠把握學術前沿。”高會軍對記者說。
  中國科學院自然科學史研究所副研究員羅興波說:“從現在來看,我國對科技工作者貢獻的認識,仍然停留在老一代科學家身上,一說到著名科學家就是錢學森、錢三強、李四光、陳景潤。”而國外創新人物多是青年成名,前天是牛頓,昨天是比爾·蓋茨,今天就是喬布斯和扎克伯格了。
  青年必須接棒!
  本報北京1月9日電  (原標題:國家科技大獎呼喚更多青年才俊)
繼續閱讀

車牌競價最低10300元


  南方日報訊 (記者/成希 實習生/蘇晨 通訊員/交通宣)25日,廣州市產權交易所通報稱,在12月份的廣州車牌競價中,一共有5220個車牌參與競價,有20名競價人以10300元成交。
  據悉,本期競價指標共5220個。25日上午11時整,競價系統網站第一次播報了增量指標競價的平均價格,個人增量指標平均價為10472元,單位增量指標平均價為10783元;中午13時第二次播報了增量指標競價的平均價格,個人增量指標平均價為10542元,單位增量指標平均價為10934元。
  本期競價共產生4537個買受人。個人競價結果:最低成交價為10300元,平均成交價11421元,最低成交價的報價人數175人,最低成交價的成交人數30人,最後一名買受人出價時間09時01分27.065秒。單位競價結果:最低成交價為10000元,平均成交價11604元,最低成交價的報價個數21個,最低成交價的成交個數21個,最後一名買受人出價時間12時39分07.209秒。
  記者從廣州市指標辦獲悉,本月的車牌搖號將於26日舉行。本月共有12101個指標,其中競價指標為5220個,搖號指標為6881個。據瞭解,本月以搖號方式配置節能車增量指標1000個,其中單位指標120個、個人指標880個;而普通車搖號指標5881個,其中單位指標715個(含11月未配置成功的115個單位節能車增量指標調整至本月以普通車搖號方式配置)、個人指標5166個(含11月未配置成功的766個個人節能車增量指標調整至本月以普通車搖號方式配置);以競價方式配置普通車增量指標5220個,其中單位指標1080個(含11月未配置成功的600個單位競價指標回收納入本月配置)、個人指標4140個(含11月未配置成功的620個個人競價指標回收納入本月配置)。  (原標題:車牌競價最低10300元)
繼續閱讀

多瑙河畔搭建友誼之橋


  中新社貝爾格萊德12月18日電 題:多瑙河畔搭建友誼之橋
  中新社記者 沈晨 郭金超
  貝爾格萊德市市長馬裡說,貝爾格萊德是連接東西方的紐帶和橋梁。
  2014年12月18日這一天,紐帶和橋梁的內涵在貝爾格萊德有了多重維度的延伸與拓展。
  又一座跨越多瑙河的橋梁——澤蒙博爾察大橋當天上午在貝爾格萊德市竣工通車。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與塞爾維亞總理武契奇共同出席了澤蒙博爾察大橋竣工儀式。
  澤蒙博爾察大橋是中國企業在歐洲承建的第一座大橋,被中國領導人譽為中國土木行業向歐洲遞交的“第一張名片”和“樣板工程”。在這個層面上而言,大橋無疑是中國企業進入中東歐市場的先頭兵。
  澤蒙博爾察大橋是連接貝爾格萊德市多瑙河南北兩岸的第二條紐帶。大橋的建成通車將密切多瑙河南北兩岸的聯繫,對平衡兩岸經濟發展、加速物資供應有著重要意義。
  貝爾格萊德大學政治科學系教授普雷德拉格·西米奇在接受中新社記者專訪時指出:“澤蒙博爾察大橋將緩解貝爾格萊德的交通壓力,兩岸市民通勤往來的時間將縮短近一個小時。”
  “一橋飛架南北,天塹變通途”。澤蒙博爾察大橋縮短了多瑙河南北兩岸的物理距離,同時也拉近了中塞兩國人民的心靈距離。竣工儀式現場,萬餘名貝爾格萊德市市民在大橋上揮舞中塞兩國國旗,述說著各自內心的激動。
  武契奇引用塞爾維亞著名作家、諾貝爾文學獎得主伊沃·安德里奇的話說:人類文明史上,在所有建築裡面,最重要的莫過於大橋的建設。橋梁是連接人類心靈、文化,實現不同種族平等交流的重要媒介。
  貝爾格萊德市政廳見證了橋梁連接人類心靈、文化的媒介屬性。當天下午,李克強在貝爾格萊德市政廳與塞爾維亞各界知名人士互動,架起了中塞兩國之間的文化體育交流之橋。
  曾率領中國足球隊首度打進世界杯決賽圈的塞爾維亞著名教練博拉·米盧蒂諾維奇將一頂黑色棒球帽送給了李克強。棒球帽上繡著米盧執教中國隊時的一句名言:“態度決定一切”。
  李克強告訴米盧,你在中國人民心目當中留下了很深刻的形象,中國足球至今還記得你當年執教時光輝的一刻。
  米盧回答說,雖然我不會說中文,但中國也是我的祖國。
  曾在中國足球聯賽執教的塞爾維亞教練圖拔科維奇、科薩諾維奇等人也與李克強互動交流。
  李克強表示,我們需要塞爾維亞的足球教練來幫助中國足球發展,希望中國足球能夠早日衝出亞洲。國際足聯的最新一期國家隊排名顯示,塞爾維亞隊排名世界第38位,中國隊排名世界97位。
  貝爾格萊德是連接東西方的紐帶和橋梁。在2014年12月18日這一天,實至名歸。(完)  (原標題:多瑙河畔搭建友誼之橋)
繼續閱讀

門店擺放“老虎機” 長沙警方端掉一電游賭博犯罪團夥


  紅網長沙12月7日訊(記者 劉怡斌 通訊員 羅立)在路邊門店擺放“老虎機”盈利,一電游賭博犯罪團夥近日被長沙開福警方連根拔掉。
  針對轄區群眾反映的路邊門店擺放“老虎機”等電游賭博機具等現象,長沙市公安局開福分局四方坪派出所按照“打源頭、打幕後、打團夥”的工作思路,將打擊的利劍直指暗地操縱的幕後老闆,徹底清除在轄區的電游賭博犯罪團夥。11月17日,派出所協助配合市公安局治安支隊偵查大隊,抓捕涉嫌經營開設電游賭博場所的違法犯罪嫌疑人張某等11人,查處擺放賭博機具的門店5家,收繳電游賭博老虎機具12台。
  經過前期縝密偵查,2014年12月5日上午,四方坪派出所調集警力40餘人,在開福公安分局新河派出所、治安二大隊等單位的協助下,對已開展三個月專案經營的“開福區四方坪、新河電游賭博專案”展開收網行動,在開福區新河、伍家嶺、四方坪等地先後抓獲違法犯罪嫌疑人33人,查處擺放賭博機具的門店28家,當場收繳蘋果電游賭博老虎機具38台,繳獲記賬賬單30餘份。
  警方查明,自2014年6月份以來,犯罪嫌疑人陳某為獲取非法利益,雇佣犯罪嫌疑人陳某亮、陳某忠等人在開福區新河、四方坪等地的部分超市、商店內設置100餘臺電游賭博老虎機供他人賭博,三人參與賭場經營管理,分別負責日常管理、稽查考勤、機修維護等職責;團夥管理層下設陳某江、胡某偉、陳某政、蘇某興、陳某、陳某忠、何某、陳某良等8人,專門負責為超市、商店擺放電游賭博老虎機具及日常結算;開福區某超市等28家門店為該犯罪團夥提供場地擺放賭博機具供他人賭博,並提供賣幣、退幣的資金結算服務,從中抽水提成,並按照每台賭博機具400元的價格收取場地租金。2014年6月份至今,該犯罪團夥非法獲利40餘萬元。
  2014年12月6日,犯罪團夥成員犯罪嫌疑人陳某等12人、提供場地擺放賭博機具的超市業主齊某等5人因開設賭場罪被刑事拘留,案件正在進一步偵辦當中。
  據四方坪派出所所長段迎新介紹,今年以來四方坪派出所打擊查處各類涉賭違法犯罪嫌疑人94人,其中刑事拘留涉賭犯罪嫌疑人28人,行政拘留涉賭違法嫌疑人55人,先後取締清理電游賭博場所48處,現場砸毀電游賭博機200餘台,收繳電游賭博老虎機171台、電游賭博打魚機65台,涉賭警情與去年同期相比下降55%。  (原標題:門店擺放“老虎機” 長沙警方端掉一電游賭博犯罪團夥)
繼續閱讀

失智老人想去上班迷路 經警方協助返家激動落淚


失智徐姓老伯不忘上班,從新竹重回自己開的藥店,卻發現人事已非又不知如何回家,經警方聯絡將他平安送回家而激動落淚。(圖:臺灣“東森新聞雲”)
  中新網11月18日電 據臺灣“東森新聞雲”報道,臺灣徐姓老伯17日凌晨離家,回到記憶中自己開的藥店前,不料,人事已非景象讓老伯獃立在當場又不知如何回家,於是司機將他送至派出所,警察保證送他回家讓他激動落淚,經警方聯絡後,徐老伯終被家人平安接回。
  警方表示,徐姓老伯(67歲)年輕時在新北土城區裕民路開設西藥房,後來中風由其子接回新竹住處照料,隨年紀愈老而有輕微失智,當其意識偶而清楚時,常和家人吵著要上班。
  17日凌晨,徐老伯趁家人熟睡離家出走,先至新竹搭乘火車至板橋,再由站務人員協助搭乘出租車至土城,當他循記憶回到自己所開設的藥店前,卻發現該處已經變成現代化的藥妝店,人事全非的景象讓他在現場獃望許久,不知所措。
  搭載他的出租車司機見狀況不對,於是好心的把他送到附近土城分局廣福派出所,並對值班的莊嘉傑、李佳蓉講述搭載徐老伯過程,由於老伯無法說出自己家住哪裡,再加上又渴又餓而情緒激動,經警員安撫送上便當與飲水,並保證會把他安全送回家後,老人家才安心並同時落下激動的淚水。
  徐老伯的兒子發現家中大門未關,一查發現父親不在房間,立即向新竹警方報案協尋,自己也在家中附近公園尋找,直到17日中午12點多,接到警方電話告知其父親被妥善的安置在新北市廣福派出所,他立即驅車接父親,對警方辛苦照顧自己父親覺得很感激也很抱歉。  (原標題:失智老人想去上班迷路 經警方協助返家激動落淚)
繼續閱讀

善良的前妻說,“夫妻一場,回來吧”


  本報通訊員 王麗娜 本報記者 周文丹
  10年前,張女士怎麼也想不到,“被劈腿”這回事會發生在自己身上。當年,她做了艱難的選擇,離婚。老公變賣工廠和房子後,與“真愛”遠赴他鄉。張女士帶著一雙子女留在了寧波,之後未曾再婚。
  過了10年平靜的生活後,張女士又面臨難題了,家財散盡的老公要“回家”,還帶回了一身病痛。
  知青歡迎會上
  新疆姑娘和寧波小伙一見鐘情
  “嚴法官,您還記得我嗎?”昨天上午9點多,正要前往寧波北侖法院訴調對接中心的嚴法官被一位前來辦案的女士叫住了。已經辦案十幾年、接觸了無數當事人的法官,看了看眼前這位妝容得體的女士,一臉茫然。“十年前的離婚官司,前夫是去新疆的知青……”知青來辦離婚的不多,嚴法官最終記起來了,是有這麼回事。
  張女士原籍新疆,前夫賀先生是寧波人。上世紀六十年代末,賀先生響應國家號召來到新疆。
  當時的張女士身材曼妙、能歌善舞,憑一曲曼妙的新疆舞吸引了賀先生,文質彬彬的賀先生也不同於當地青年,在歡迎會上,兩人一見鐘情。
  隨後,在艱苦的環境中,兩人相愛、結婚、生子,然後想辦法回到了寧波。在親戚幫助下,兩人進了一家國企,一家人過上了安穩的日子。
  創業成功後他要為“真愛”離婚
  她守著子女獨自度日
  上世紀九十年代,國企紛紛改製、倒閉,兩人也下崗了。幸好,憑著多年跑供銷的經驗,賀先生積累起了一些人脈。最終抓住機遇,辦起了自己的工廠。
  十餘年後,賀先生也成了當地小有名氣的企業家,也掙下了一筆不薄的家產。
  創業成功後,賀先生接觸的人更複雜了,也有不少頻頻示好的年輕女性。沒想到,年過半百的他,經受不住誘惑,出軌了。
  張女士沒想到,即便是經歷過“上山下鄉”的感情,也終究敵不過糖衣炮彈。“小三是個30多歲的女人,兩人是因為業務往來開始接觸的。”
  2004年,賀先生提出離婚,只說希望張女士放他去追求真愛。
  “從新疆到寧波,從下崗到創業,我們這一路走來不容易。”起初,張女士根本不同意,為此,兩人鬧上了法院。
  在冗長的調解中,張女士漸漸明白了,“既然他的心不在這兒了,倒不如好聚好散”。想明白後,兩人調解離婚了。在財產分割時,賀先生留下了工廠和一套房子,其餘都給了妻子和子女。很快,賀先生變賣了工廠和房子,跟著“真愛”去了她的老家黑龍江。
  “自從他離開寧波後,我們就很少聯繫了。”張女士說,她就只當沒了這個人,獨自守著子女過起了日子。
  十年後,他年逾花甲落魄返鄉
  她接回了滿面病容的他
  10年間,兩人甚少聯繫。直到前不久,張女士才聽說了前夫的遭遇。
  到黑龍江後,賀先生開始了二次創業。起初幾年一切還順利,不過好景不長,企業效益下降、資金緊張,賀先生也已年近花甲。因為壓力、年齡等原因,他相繼患上了高血壓、糖尿病、心肌梗塞等疾病。
  這時,“真愛”卻變臉了,開始嫌棄沒錢染病的賀先生,日常動輒大罵,生病住院時也從不照料。最終,女方以雙方未領證,沒有夫妻關係為由,直接把賀先生趕出了家門。
  經此變故,走投無路的賀先生回到了老家寧波。他也知道沒臉見前妻,只聯繫了自己的子女。可多年未見,子女心中也有怨恨,對他極為冷淡,並不願見面。直到有朋友把賀先生的近況,告訴了張女士。
  “我原本只是想去看看他現在過得多落魄,沒想到他已經是滿面病容、老態龍鐘。”張女士說,當時,心中一陣酸楚,想到畢竟夫妻一場,還有一雙兒女,也不忍見他們的父親晚年如此凄涼。沒有考慮太多,張女士就把賀先生接回了家中。“孩子們也同意,不管怎樣,我還是決定陪著他、照顧他。”
  短短半小時,張女士說完了自己的大半生,講完最後一段後,她突然笑了,滿含釋然,她說想請嚴法官給所有要離婚的家庭帶句話,“外面花花草草很多,但能夠共享福同患難的還是糟糠之妻”。
  (原標題:善良的前妻說,“夫妻一場,回來吧”)
繼續閱讀

遼寧遭63年來最重夏旱 啟動國家四級救災響應


  央廣網沈陽8月19日消息(記者何源)據中國之聲《央廣新聞》報道,針對遼寧省入夏以來的嚴重旱災,8月18日,國家減災委、民政部啟動了國家Ⅳ(4)級救災應急響應,並派出工作組前往災區查看災情,幫助做好受災群眾基本生活救助工作。
  今年入夏以來,遼寧省南部、西部地區的大連、朝陽、阜新、錦州、葫蘆島等5個市普遍降水偏少、溫度偏高,旱情持續發展。8月份之後,旱災蔓延至沈陽、鞍山、撫順、營口、鐵嶺、盤錦遼陽等7個市。
  據遼寧省氣象局統計,截至目前,遼寧7月以來的平均降水量為1951年有完整氣象記錄以來的同期最少值,換句話說,遼寧其實正在遭受63年來最嚴重的夏旱。全省共有55座小型水庫乾涸,369座中小河流斷流,1.76萬眼機電井出水不足。遼寧省民政廳數據顯示,截至8月18日上午8點,旱災已經造成遼寧省545.9萬人受災,116.99萬人需要生活救助,農作物的受災面積達到了1423千公頃,絕收334.2千公頃,8.3萬頭大牲畜飲水困難。災害發生之後,遼寧省減災委、省民政廳啟動Ⅲ級救災響應,全省各級民政部門組織310個工作組,已經將16.7萬噸糧油等物資發放到受災群眾手中。另外,有關部門正在有序組織開展抗旱灌溉,建設人畜飲水工程,調整種植業結構,努力將旱災損失降到最低程度。
(原標題:遼寧遭遇63年來最嚴重夏旱 啟動國家四級救災響應)
(編輯:SN146)
繼續閱讀

名詞解釋


  地鐵車輛段指的是地鐵車輛停放、檢查、整備、運用和修理的管理中心所在地。開發地鐵車輛段上蓋物業是TOD(Transit-Oriented-Development)——“以公共交通為導向”開發模式的一種,一般需要在車輛段上方加蓋“鋼板”作為未來開發項目的“地基”。
  (原標題:名詞解釋)
繼續閱讀

從“黃蓉看婦科”說開去(快評)


  眾所周知,民營醫院的風評不太好,醫療質量常受詬病。尤其近日,一則“靖哥哥帶著蓉兒去看婦科”的民營醫院廣告,引發不少人吐槽。有論者說民營醫院已經沒有底線了。
  形成這種印象,原因很複雜。首先得怨自己不爭氣。資本天生逐利,進入醫療這個悲天憫人的行業,如果沒有嚴格監管,只會熱衷賺快錢,難以保證醫療質量。
  但民營醫院的存在與發展,確實滿足了社會上的一部分需求。有人說,去民營醫院就像打黑車,雖然有風險,但是方便。牙疼起來真要命,公立醫院要預約,街邊的口腔診所馬上就能給治。
  此外,美容整形、男科婦科、不孕不育……起步階段,民營醫院的主業往往選擇這樣的低風險、高利潤、非醫保的科目上,在醫療衛生領域的邊角縫裡拼市場,發展成為市場的重要組成部分,對於提升社會整體醫療衛生水平也有功。
  如今,民營醫院的主力軍“莆田系”正努力走出小、散、弱的狀態,抱團建立醫療聯盟,力圖做大做強,洗掉江湖游醫的惡名。這是練內功。另一方面,政府部門也別閑著,一要在前端繼續鬆綁,降低社會資本進入門檻,創造平等競爭的環境;二要在後端加強監管,規範民營醫院發展,嚴懲醫療欺詐行為,把害群之馬及時清除出去。  (原標題:從“黃蓉看婦科”說開去(快評))
繼續閱讀

民調:33%德國人擔憂北約與俄因烏克蘭爆發戰爭


  中新網8月7日電 據外電報道,周三(6日)公佈的民調顯示,三分之一的德國人認為俄羅斯和北約可能因烏克蘭問題發生戰爭。該調查有助於解釋德國在烏克蘭危機中行事謹慎的原因。
  德國人贊賞德國總理默克爾防止俄羅斯與北約之間緊張局勢升級的努力。
  德國一直拒絕美國提出的對俄羅斯採取更嚴厲製裁的呼籲,直到馬航MH17客機在烏克蘭墜毀後才改變立場。
  Stern周刊發佈的福爾薩機構(Forsa Institute)對1001人的調查顯示,33%的受訪者稱不排除烏克蘭危機將導致戰爭,62%的受訪者稱戰爭不太可能爆發。
  調查進行的時間為7月30日和7月31日,約41%的女性受訪者稱戰爭可能爆發,只有21%的男性受訪者認為戰爭可能爆發。  (原標題:民調:33%德國人擔憂北約與俄因烏克蘭爆發戰爭)
繼續閱讀
網誌分類篩選
收起分類
分類篩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